其實我太自我,防禦心非常的重。


  這次下去墾丁玩,除了我堅持騎車下去之外,除了一件事以外都讓我很順心,甚至是下雨這件事。


  這件讓我耿耿於懷的事情就是到潮州去找阿姨這件事。


  對我來說,血緣這種東西真的很難在我心裡抹滅,即便是離開了,對我來說就好像還存在似的,我不會有實感。

  

  離題了。


  我稍微繞進了潮州鎮位於冷熱冰的小圓環,找了附近賣米香的阿姨,

  我阿姨是一個非常「開明」的人,也是個非常「固執」並堅持己見的人,

  以我的印象,她認為自己認為的就是這樣,別人要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衝突她,

  對她來說這是一件非常頂撞的事情,會認為別人找藉口這樣。


  我也是一個非常價值觀衝突的人,但是我不會拿自己的價值觀強壓在別人身上,

  除非你真的很沒理,我才會以我的理去向對方「討教」,

  對方想不透,那我也不會強辯,因為我會講就表示真的有問題。


  在下墾丁的錢些日子,阿姨打電話來問了我工作上的事情,

  但是非常的要以我的角度去說工作到底如何如何,

  我是個自我主義非常重的人,但是我不會硬要把自己的認知非常主觀的去跟別人說,

  我知道自己是怎樣的人,我認為的事情別人不一定這樣認為,吃過太多教訓了我清楚得很。


  但是當我不停換方式重複的告訴她不能以我的角度去討論的時候,

  我甚至已經不想跟她談我的工作了,所以我一點信息也不打算透露給她,

  所以匆匆掛掉電話,我不在意她怎想,以她個性一定會跟我媽講。


  最明顯的就是,這件事後,有天她打來家裡要找家母,

  碰巧是我接到,多年經驗告訴我,

  那口氣冷淡的可以,即使談話內容很像關心的話,但透露出來的冷淡我還聽得出來。


  果其不然,這次下去我決定還是繞過去看看時,

  阿姨破頭一句話便說:終於來了啊?

  我乾笑兩聲,很想回她說:喔~那看過了我走好了。


  但是於情於理我不可能這麼做,

  雖然變相的是給她難堪,也給我媽難堪,

  前面有講到她是個開明卻固執的人,

  她認為的以她認為的方式表達就是正確,

  所以她之前也因為這種態度跟表哥起過爭執,甚至爭了好幾年還沒個下文。


  我走過去稍微報告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後,

  她劈頭一句話就說:上次要問妳工作的事情一直迴避是很怕我問~

  接著就一連串的抱怨,連過會到場的姨丈也不放過似的說我的不是,

  臉皮稍厚的我哪會理她這般帶笑的冷言冷語,

  她見我不為所動,接著就自己講表姐是否可以讓我帶著工作才像上次那樣問我,

  我一樣拿出上次講的:我不能以自己的主觀去判斷一件事情,所以我自己認為好的東西我不見得認為你們也會覺得好

  即使我的話一樣,阿姨依舊認為我再迴避,

  淺談了一下工作內容跟評估,阿姨一樣又問了重複的問題,

  在我重組我的話n次之後她才轉移話題。


  我氣結,我沒辦法提起勇氣跟她吵價值觀的問題,

  只能不停的用講話的方式來傳達給她,

  「有本事不要講那麼多,自己來試試」

  對於親戚或者家長的朋友,我自組一道牆擋著,

  「我從不透露太多,所以我的家人也別因為對象是誰就透露我個人的一切」

  我常用任何方式將我的習慣告訴我的親人。


  我可以對她很好,但前提是不會拿長輩氣勢來壓制我,

  我覺得人是互相的,有本事以理相待,

  也可以像朋友,但不代表可以因此越矩,

  妳是妳,我做事也有我的方式,

  妳不想認同、看不過我也無所謂,反正我也不打算改變妳,

  最好也不要因此在我家人面前說三道四,

  本人最討厭在人背後嚼舌根還被人知道的人,

  那種一天到晚說:我吃過的鹽比妳走過了路還多

  自己卻沒好到哪裡去的我看了最嗤之以鼻,

  這種事牽扯到我就會被我記一輩子。
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k2008 的頭像
shark2008

一撇上牆〃

shark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