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跟人之間總有些話只能梗在心裡。

  所以我羨慕有可以將話說開的對象,不能說沒有,但是認真算起卻只有寥寥無幾,更枉論那些不用說就能明白的對象了,那也包含了她們。

 

  所以我總將心裡話放到很深很深的地盤,總想著忍著不要讓人知道,自己後退一步就可以,但是除了可以百無禁忌的對象之外,一直梗著地話總有一天還是會滿溢出來,到時候就是更大把的利刃一次斬斷,而非小刀劃開的傷口總有一天會癒合。

 

  有時候總會為了那一小把的刀柄而病痛許久,因為越矩的罪惡感,心裡總想著:我是誰,憑什麼這麼對人說?爾後不停的重複在讓自己侷限的小框框無法自拔。

 

  或許很多時候定位的不同,總想著主導著可以看見我們願意聽見我們的聲音就好了,即使我們也不過只是團體中附和的一份子,說重要不重要卻又無法忽略的對象,「要是不用這麼顧慮就好了。」總會感受到這樣的訊息,因為某些場合需要這些角色在場,卻導致中心無法恣意的暢所欲言,但是將其撇之卻又不近人情,勉為其難的兩全做法便是如此,總是處處為難。

 

  但我們又何嘗不是呢?總要小心地維護這段人情理,要小心自己的位置不可越矩,小心言語間帶來的不痛快,害怕自己被這樣默默地排除…。

 

  說來不是主導者的不公不義,說到底卻只是自己不想這麼一直寂寞下去。

 

  回想起,曾經在寺廟裡學習書法的場合裡,師父說寫得好的前五個人可以得到書籤。開心的覺得我寫得這麼好一定可以拿到,但實際上卻沒有,可是師傅在面對這麼多人裡,卻發現了我渴望的眼神,課堂結束後,便也給了我一紙書籤。

  我不因師父對我另眼而感到開心,而是原來師父竟然有聽見我的聲音,對那時的我是無比的感受,或許這就是上位者所能者之事,如果每個在上位者都能這般洞察,即使國家也能安和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ark2008 的頭像
shark2008

一撇上牆〃

shark20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